2月成交1.43万套再次创同期新高

2021-01-03 05:56

据统计,今年4月,武汉新建住房成交3.18万套,较去年4月同比增长97.5%,也再次刷新3月刚刚创出的3.15万套单月历史纪录。平均测算下来,4月武汉日均卖房1061套。武汉楼市连续两个月破3万套,这在中国大中城市中是极为罕见的。今年以来,截至4月30日,武汉新建住房成交9.87万套,较去年同期增长74%,整体市场热度可见一斑。而武汉从2011年起的年度住房成交量分别为10.7万套、13.5万套、15.9万套、17.9万套和22.4万套,连续5年保持稳定增长,已经成为中国大中城市中最热销的市场。

中国指数院华中分院研究总监李国政指出,在金三创出历史新高之后,银四武汉楼市持续高烧状态,量价出现加速上扬势头。2016年4月的全国百城价格指数统计表明,武汉住宅样本平均价格9443元/平方米,较上月涨3.21%,同比上涨17.9%;环比来看,武汉房价自2015年2月以后,连续保持15个月上涨,且4月上涨达到3.21%,也是最近两年来单月最大涨幅。近期,该院监测到的28次开盘中,累计推出8359套,当天去化6768套,去化率达80.9%。其中长投海德公园、葛洲坝华庄、融创公园壹号等7个项目实现日光,整体去化率提升非常突出。李国政认为,在三环内项目普遍提价情况下,市场去化率平均达到八成,市场的跟风和追涨心态暴露无遗。

楚天金报记者从多个楼盘的售楼部获悉,今年春节以后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的房价暴涨,不少在外漂泊的武汉游子,都选择了返乡购房。虽然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“小夫妻卖掉深圳一套房,回汉换了5套房”的信息最终被证实夸大其词,但现实中,在北上深工作的武汉人的确也为今年的武汉楼市加了一把火。

依照黄先生的预期,他在北京价值300万的房子卖出后,足以在武汉换一个200平方米以上的豪宅。

网友小杨老家在湖北黄冈,现在武汉一家国企工作。她表示,自2014年9月以来,家中已有6位亲戚在武汉买房。两位在盘龙城置业,一位在南湖买房,一位在白沙洲买房,还有亲戚在光谷投资一套小户型房子,自己则在武昌徐东购置了一套江景房。这不是个例,小杨说,去年卖东湖风景区一套二手房时,超过半数看房人是来自外地,不少是宜昌、南昌、长沙的人来汉投资。

在“你购房的主要目的”选项中,77%选择自住(改善原有居住环境),23%则为投资(资产保值增值)。调查显示,超过九成购房者为自有资金购房,其中自己攒钱的占64%、父母资助的占31%。利用杠杆资金在武汉买房的人群中,大部分人显得较为理智,只有2%受访者称“从网络平台(中介公司)借款”。

去年2月至今,楼市需求爆发,买房人纷纷涌入楼市,武汉新房价格连续15个月上涨,如何看待这种变化?近日,楚天金报与武汉zaker联合推出“武汉家庭住房消费调查”,共有3000余人参与。调查结果显示,过半购房者不是武汉市本地人,超七成人认为武汉房价还会涨。

大武汉基础设施改善,加上经济崛起,楼市红火,吸引了大量周边人口涌入。

今年的武汉楼市,进入加速发展通道,1月成交2.09万套创同期新纪录,2月成交1.43万套再次创同期新高,3月成交3.15万套创历史新高。进入4月份,在一线城市陆续出台限购限价政策的同时,武汉政策面持续宽松,加上限购、限贷等传言不断,也刺激了包括从一线城市回归人群的提前出手,最终导致4月成交再破新纪录。

在接受调查的购房人中,44%为武汉本地人,41%来自湖北省其他地市,15%来自省外。

未来武汉房价会怎么走?在3月以来国内一线城市收紧楼市政策的背景下,武汉楼市变化也增添了新的变量。与主流的观点不一样,数据显示,半数受访者认为武汉房价将“小幅上涨”。有网友留言表示,非理性上涨中存在不少泡沫,投资一定要谨慎。

我们在调查中发现,光谷成为买房者最大的宠儿,其中,22%的人选择光谷东,13%选择光谷南,其他的分别为后湖(11%)、四新(10%)、南湖(3.7%)、盘龙城(3.7%)、白沙洲(3%),34%则表示“不清楚”。

在“你觉得高房价下主力购买人群有哪些”的选项中,36%的人选“看房价上涨而跟风购买”,39%的人选择“因自住需要而买房”,其他的是“专做投资的炒房客”占16%,不清楚占9%。

李国政分析,目前来看,武汉成交量屡创新高的同时,价格出现加速上扬趋势,基本处于阶段性的高点,由于当前武汉住宅整体市场库存不足9个月,部分区域还出现供应短缺现象,如果武汉不出台严厉紧缩政策,预计市场的热度在上半年有望持续下去。

在近日腾讯大数据的统计中,武汉年轻人口新增率,居全国二线城市首位,其中,光谷吸引了大部分的年轻就业人口,武汉光谷某新兴互联网企业,由去年初的100名工作人员,将扩充到今年的2000多名人员,不少是北上广回流的高科技人才,在新增人口的大力推动下,可见光谷楼市的发展潜力。

在北京一家投行工作的黄先生,春节前就有了一个打算:卖掉北京的小房子,回武汉买个大房子。据黄先生透露,他所在的投行目前效益较好,他去年的收入大增,一年的毛收入接近百万。虽然有“金领”的收入,但由于北京房价过高,在北京打拼近10年,他只有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,位置也较偏,总价大约300万。同时,他四岁的儿子再过两年就要入学,但苦于没有北京户口,这也是一个短期内难以解决的问题。随着妻子辞职准备生二胎,他便萌生了回汉购房并定居的想法,并托朋友打听武汉的房源。

而在“你能承受的总价”中,54%的人选择“100万元以下”,说明大部分人群的承受能力尚且有限。在刚需和改善性需求占主流的背景下,武汉楼市应该更侧重满足这部分人的需求。

经济学上有个“羊群效应”概念,也就是从众效应,去年一线城市楼市狂飙,具有投资价值的武汉等二线城市也成为热点。